當前位置:首頁 > 文章中心 > 文史·讀書 > 文藝

晉朝崛起之合肥戰役

2019-10-11 09:00:36  來源:紅歌會網  作者:4sjs4
點擊:    評論: (查看)

  第九節:合肥戰役

  司馬師是大將軍、都督中外諸軍事,擁有最高軍事指揮權,而且和攝政郭太后聯姻,執掌詔令控制朝政,叔父司馬孚任太尉雖然朝位在司馬師之上,但是仍然沒法制約司馬師,甚至被司馬師調派。司馬師執政對軍事上的部署是:在西方以郭淮、陳泰鎮守;在東方以胡遵、諸葛誕鎮守;南方以王昶、王基、毌丘儉鎮守;北方是程喜、王雄鎮守。同時派鄧艾、石苞、州泰等擔任刺史策應四方。東關戰役后諸葛誕和毌丘儉互換,東吳的諸葛恪利用這次換防和東關勝利的氣勢,集中十萬多兵力攻打曹魏,公元253年合肥戰役爆發。諸葛恪攻魏是聯合姜維同時舉兵,這是三國中后期的一次重要戰役,形勢對曹魏非常不利。但是諸葛恪和姜維都是采用攻城的戰術,很快就從主動轉向被動。

  司馬師在蜀吳開始進攻后,詢問他的謀士應對策略,虞松提出西攻東守的方針,司馬師讓郭淮、陳泰集中兵力迎戰姜維,并且派司馬昭帥軍前往援助;同時命令東部胡遵、毌丘儉等眾將堅守不出,甚至詔令司馬孚前往援助東部。司馬孚趕到東部前線后,眾將因為曾兵敗急于報復,都希望立即出戰。司馬孚移鎮壽春,調集東部眾軍二十萬,擺出將要出戰迎敵的態勢,同時對眾將說:要懂得借用敵人的力量為自己立功,要以計謀為主,不要力爭。司馬孚也贊同司馬師部署的以防御為主的戰略,防御戰的特點就是以逸待勞,讓敵人消耗力量增添自己的功勞。當時吳軍正圍攻合肥新城,那里地勢險要,攻打非常費力,諸葛恪原本是要利用攻打合肥,騙出魏軍主力擊敗,但結果只聞魏軍主力出援不見到來,司馬孚統帥的二十萬大軍始終在離合肥新城不遠的壽春附近,讓吳軍既不能專心攻打合肥,又不能和援軍作戰,陷于兩難的被動局面。

  合肥的守將張特又用計謀,就像司馬孚說的不用力爭,采取拖延誘騙,延緩吳軍攻勢。到了夏七月吳軍因為長期疲勞酷熱和嚴重疫病,已經軍心渙散,斗志全無,司馬孚指揮二十萬援軍開始向吳軍發動攻勢。司馬孚援軍剛到合肥附近,諸葛恪就開始急忙退兵,沿途病死累死很多,還有不少被俘,吳國上下都嘆息不滿。司馬師在控制全局時,鄧艾給司馬師上書對諸葛恪進行了評價和預測其必敗,他還上書建議利用上次陳泰征調時匈奴叛亂把匈奴分成兩部,并且把異族遷出漢族聚居地,都被司馬師采納。司馬師利用合肥戰役的勝利提升了自己的聲望,也鼓舞了西部魏軍,擊退姜維,緩解了關中局面。司馬昭在關中平定了新平羌族叛亂,攻占靈州,又北征沙漠讓拓跋部等草原部族臣服,立下大功。司馬昭在這次戰役后,被任命為行征西安東將軍,恢復新城鄉侯的爵位,還鎮許昌策應東西兩個方向。

  司馬師兄弟在這期間的聲望提高也加重了政敵的反感,積極準備謀害他們。公元254年春司馬師平息了朝廷內部謀害自己的陰謀,秋天蜀國姜維第五次北伐,司馬昭從許昌帥軍援助關中途經洛陽,密謀分子又準備謀害司馬昭,這徹底激怒了司馬師,在二月曹芳密謀害司馬師本人時,他都沒有要立即廢帝,他僅僅是認為這是對他個人的陰謀,但是在發生針對司馬昭的謀害后,司馬師確認這是針對司馬氏家族,甚至是整個司馬氏集團的陰謀,他不得不采取嚴厲措施,同時和司馬師聯姻的滅魏派首領郭太后也乘機下令廢曹芳。司馬師在九月廢曹芳奏請立曹據,最終同意立郭太后選的曹髦。在這時曹芳已經二十多歲應該親政了,但是玉璽仍控制在郭太后手中,她廢黜曹芳立少帝曹髦是準備繼續攝政,這樣才能保住自己家族,郭太后的政治才能也非常出眾,最初她準備擁立司馬懿滅魏,她懂得歷朝外戚一旦和皇室矛盾,要么被滅,要么奪帝位,為了郭氏家族利益必須滅魏。

  在司馬懿去世后,忠魏派之所以不愿給郭淮升職也是怕外戚郭氏奪帝位,也怕外戚滅魏,司馬懿去世后,外戚郭氏也成為忠魏派打擊對象,結果反而促成了司馬氏和郭氏的聯姻結盟。司馬師和郭太后聯合廢曹芳的最大受益者是郭太后,她能繼續憑幼主在位,以母后地位攝政保持權勢。司馬師和郭太后在擁立新君時候產生的矛盾,也讓忠魏派誤以為兩人決裂,為后來淮南叛亂準備了借口。這時期的三國,蜀國長期都是權臣主政,皇帝劉禪享樂為主,已經是到了四相都去世,宦官集團執政時期;吳國也發生孫峻把持朝政,皇帝孫亮也成為傀儡,三國都是權臣當政,皇室走向沒落。司馬師領導的魏國政治、軍事實力都是在不斷增強,已經逐步具有了領導實現統一的力量。

相關文章
福利彩票3d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