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文章中心 > 文史·讀書 > 文藝

現在,剩下的任務交給了我們——自焚身亡的《美麗青年全泰壹》

2019-10-10 11:14:13  來源:青年思考  作者:青年趙文凌  
點擊:    評論: (查看)

  你知道的,我是你們這一整體的一部分。我曾經用盡全力,推動著那塊巨石,現在,我將剩下的任務交給了你們。 ——全泰壹 “遵守《勞工基準法》!” “我們不是機器!” “周末我們需要休息!” “不許bo削工人!” “他們不是機器!” 全泰壹滿身都是火焰,喊著這些口號、舉著被自己點著的《勞工基準法》沖向人群。這個畫面,筆者每次想到心里都是五味雜陳,有心疼、有難過、有憤怒、有無奈、有羞愧……

  第一次知道全泰壹是上大學的時候,當時覺得韓國電影很不錯,好多反映民生問題的,后來一個朋友推薦在網上看了《美麗青年全泰壹》。看完之后其實就是兩個字:壓抑,但又有一種強烈的沖動要好好了解一下這個自焚的韓國工人,所以又去看了他的評傳《星星之火——全泰壹評傳》。

  看完之后其實還是這兩個字:壓抑。但卻有一種超脫這個時代年輕人的崇高感在自己心中縈繞。是啊,這位韓國工人為抗議政府和商家對勞動工人的勞役與bo削,自焚而死的時候才只有22 歲啊。

  壹

  星星之火:悲慘童年

  強烈的陽光,似乎要烤干地球上所有的東西。一個饑餓的十四歲男孩,拖著腳步朝永東橋方向走去,他只是問自己: “為什么我身邊的人,都如此開心?為什么我總是如此的饑餓,為什么我總是感到如此悲慘和不開心,穿著布滿破洞的鞋子和襤褸的衣衫?”

  沒有人能夠回答這位男孩的問題。這便是全泰壹的童年,這便是他對自己短促一生的記錄。

  1948年8月26日,全泰壹出生于韓國大邱市的一個縫紉工家庭。和現在很多工友類似,全爸爸希望能自己出來做一份小生意,他買了一臺縫紉機,以幫助學生加工制服來謀生,但1960年韓國政局動蕩,他的經紀人捐款潛逃。全爸爸欠了一屁股債,變得身無分文,失望的老全整日借酒澆愁,并打罵老婆孩子。

  窮人家的孩子早當家,不滿13歲的全泰壹就在家鄉道云鎮的東門市場賣三腳架。1962年,14歲的泰壹前往首爾靠擦皮鞋謀生,差點沒淹死在大海里。之后,他賣過夾克、當過搬運工、討過飯,那年,他16歲,離開自己暴躁的父親與善良的母親,來到了首爾的和平市場,當了一名學徒工。

  60年代末、70年代初,首爾有三大紡織市場:東華市場、統一市場、和平市場。三大紡織市場占到了韓國70%以上的成衣制品需求。經濟繁榮的背后,是紡織工人生活的艱難與困苦。

  《全泰壹評傳》中用這樣一個例子說明工廠中的狀況:

  讓我們從一名十三歲的工廠工人講起吧。她最恨的一段時間是早晨。姐姐不停地搖著她,直到她從床上爬起來:“求求你了,哪怕只讓我再多睡五分鐘。

  這位13歲的女孩從早晨的八點鐘一直工作到晚上的十一點鐘,并且幾乎整天見不到一絲陽光。因為害怕被貼上“懶惰”的標簽,她甚至不能自由地上廁所。

  在這樣的環境中呆上一整天之后,她的眼睛會發疼,她會打噴嚏和咳嗽,連吐出的痰,都是黑乎乎的粘液。

  展望未來,她們一無所有;她們擁有的,只是更多的疲勞、厭倦和疾病。她們沒有未來,她們的未來與無止盡的勞動捆綁在一起。她們什么都不是,而是這樣一種生物,一種被迫奉獻上她們的青春、希望、健康和生命的生物。

  而這樣的工人在當時的紡織市場不在少數,而占據了99%。筆者記得毛主席一再強調的為了多數人的利益而奮斗,這個多數人就是指99%的人。而全泰壹在親身體驗和看到打工群體的苦難之后,他覺醒了,他立志于幫助那些血汗工廠里的那些紡織工人。

  壹

  四次努力全都失敗后選擇自焚

  沒有怎么上過學的全泰壹就用自己懵懂的jie級意識企圖想做些什么事情改變紡織市場的工人生存現狀。從開始自己主動分擔工作到向有關部門反映問題到最后選擇自焚來警醒世人,全泰壹拼盡全力想要為工人階級的解放做點什么。

  只是事與愿違。

  開始,他努力成為了一名剪裁工,試圖作為老板和工人之間的管理人員幫助年輕的工廠女工,他很快發現所能夠做的事情極其有限。

  他常常將勞累的年輕徒工們提前送回家,并親自將她們的工作完成,直到深夜。一天,他的老板發現了這一點,當時,泰壹在送一名生病的工人回家之后,正清洗著工作場所。老板問泰壹在做什么,泰壹如實告訴了他真情。這位老板頗為光火,警告泰壹說:“裁剪工要做裁剪工的工作。你為什么要干預徒工的工作?你這樣做會,是給她們開了一個不好的先河。”

  后來,全泰壹被解雇了。因為老板不需要一個總是站在工人一邊的剪裁工。

  在這時,他發現了《勞工基準法》的存在!

  他感到自己就像一個傻子:因為他不知道,原來在法律上還存在著如此好的“各項規定”。諷刺又心酸,紙上的美好愿景終究只是遙遠的夢想,現實再怎么與法律不符也沒有人去過問。上世紀六七十年代到上世紀末,許多國家為了緩和國內的jie級矛盾,普遍制定了有著“光鮮亮麗”外表的勞動法,但總是在執行上大打折扣、極度縮水。

  事實上,就連閱讀《勞動基準法》對于只有不到初中文化程度的泰壹而言也是一件極為艱難的事情。正是在那個時候,泰壹開始希望能夠有一位大學生朋友。他生前常常對自己的朋友說:“要是我們有一位大學生朋友就好了”,電影里、書本上反復出現的這句話在深深觸動了當時爭取民主的韓國大學生之外,也深深地觸動了當時還在讀大學的筆者的心。

  身為一個知識分子,筆者感到羞愧萬分。一向自詡要為了祖國建設而奮斗的人為什么看不到經濟奇跡的背后正在遭受苦難的千百萬工人的問題?一向自詡要為國為民的知識分子們為什么心里總是自己的榮華富貴而全然沒有占據人口大多數的工農群眾?一向在別人的崇高故事里感動得無法自拔的我們為什么鮮有人自己選擇崇高?

  面對全泰壹的這個愿望,筆者認為每個知識分子都應該反思自我。只是,這時候的全泰壹依靠《勞動基準法》就能改變現狀嗎?假如勞工部與工廠主們相互勾結,又該怎么辦呢?

  盡管現實是如此的殘酷,年紀不大的全泰壹也必須全部承受,他問自己: “這是否意味著自己斗爭的對象不僅僅包括雇主,還包括勞工監察員、勞工部,甚至是某種更為龐大的東西?如果情況是這樣的話,自己又怎么能夠期待《勞工基準法》得到執行呢?要是每個人都反對我的話,我又怎么可能戰斗并取得勝利呢?這一罪惡現實的銅墻鐵壁,該有多么的厚實?這道銅墻鐵壁,該有多長、多遠?”

  上層請愿失敗了,泰壹想辦一個模范工廠,他希望這個工廠“把工人當成人來對待”。這樣的設想,其實在19世紀初的西歐,就有一些較同情工人疾苦的資本家去嘗試過。但在一切為了利潤、把工人當作機器、消磨他們勞動力的資本主義社會里,這樣的夢想,注定無法實現。而且泰壹也沒有錢,他籌集不到三千萬以上韓元的資本去開設這樣一家工廠。

  最后的最后,他選擇了犧牲!

  1970年,泰壹在建筑工地上當了一段時間的搬運工后,回到了和平市場,他下定決心要同自己“貧困的兄弟姐妹們”在一起。泰壹找到了他之前認識的幾位同志,大家就工時、休息時間、節假日、身體狀況、職業病、工資等情況做了一份調查問卷,并向韓國勞工部遞交了請愿書。勞工部的監察員與泰壹見了面,做出改善勞工待遇的許諾,作為回應,泰壹決定延遲計劃在10月20日發動的工人示威游行。不過,勞工部官員欺騙了泰壹,事實證明這不過是政府作為老板代理人施加的一個緩兵之計。

  泰壹和他的同志們本打算在10月24日舉行示威,但在那天,一群便衣警察過來奪走了橫幅,組織者一一遭到逮捕。泰壹的母親李小仙回憶:“泰壹見到工人的正義斗爭如此遭到警察的慘酷鎮壓、受挫折,就狠心下了悲壯的決心。”

  11月13日,泰壹與自己的同志們決定舉行一個焚燒《勞動基準法》的儀式,因為這部煌煌法典不過是老板和政府拿來欺騙、愚弄工人的文字把戲。絕望的泰壹把自己的好朋友金桂男拉到了小巷子里,對他說:“局勢好像發展到了這樣的地步,我們中的一個人必須做出犧牲。”于是,他讓桂南點燃了一根火彩,用火柴靠近自己的身體,并把一整罐汽油,潑到自己的身上。

  1970年11月14日早晨10點,泰壹離開了這個世界。

  壹

  剩下的任務交給了我們

  1970年11月13日,年輕的全泰壹永遠離開了人世,他的故事結束了,但在世界的東方,千百萬勞動群眾為了改善自己所在群體所進行的事業才剛剛拉開序幕。

  泰壹選擇死去的時候只有22歲,但他短暫的一生,都在致力于讓工人過上人道的生活,他的死是比泰山還要重的!

  韓國民主化運動紀念事業會的樸炯奎指出: “全泰壹的抗爭與犧牲,直接引導著韓國人民去認識這樣一個事實:勞動關系的民主化,是整個社會民主化進程的內在組成部分。”

  可以說,全泰壹的慘烈去世,在勞工斗爭與學生爭取民主的政治斗爭之間,建立了一個至關重要的橋梁。從此,韓國的工人yun動和學生yun動以及更廣泛的社會民主yun動走到了一起,匯集成推動韓國社會民主轉型的滔滔洪流。

  全泰壹一生致力于用集體行動將勞工們zu織起來,他曾試圖去撬開“社會秩序”這塊巨石,現在他覺得自己的使命完成了,把任務交給了后繼者。他留下了一封信作為遺言(節選):

  我親愛的朋友們,請讀讀這封信吧。

  我的朋友們,所有那些懂得我朋友們,以及那些不懂得我的朋友們。

  我有一個請求,

  朋友們,不要忘記我。

  因為這一刻,我與你同在。

  你知道的,我是你們這一整體的一部分。

  我曾經用盡全力,推動著那塊巨石,

  現在,我將剩下的任務交給了你們。

  我要離去,休息一會兒。

  我要到另一個世界里去。

  我希望,在那里沒有人會受到有錢人的權勢的威脅,

  或者,沒有人會受到強權力量的蹂躪。

  請將那塊巨石推到終點吧,因為我并沒有在這個世界上完成這一任務。

  只要可能,我將不斷推動這塊巨石,直到終點。

  哪怕是這意味著自己被放逐到另一個世界。

  剩下的任務交給了我們。鮮花和淚水不是最好的紀念,如果我們記得他,就要讓他的理想活下去。

  恰巧,今天也是切格瓦拉犧牲的紀念日,那就以一直可以激勵筆者的格瓦拉的一句話做結尾:

  “不要問篝火該不該燃燒,先問寒冷黑暗還在不在;不要問子彈該不該上膛,先問剝削壓迫還在不在;不要問正義的事業有沒有明天,先問人間不平還在不在!”

相關文章
福利彩票3d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