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文章中心 > 文史·讀書 > 文化

左思:《哪吒之魔童降世》觀后:父親歸來與文化自信

2019-07-29 14:29:30  來源:微信公眾號溯流文化  作者:左思
點擊:   評論: (查看)

左思:《哪吒之魔童降世》觀后:父親歸來與文化自信

  

“父親”歸來與文化自信——電影《哪吒之魔童降世》觀后

 

  《哪吒之魔童降世》上映了,剛開始票房成績就表現不凡,口碑也很好。在中國,哪吒這一文學形象是大家比較熟悉的神話故事人物,其知名度估計除孫悟空之外舉世無兩。就影視作品來說,在《封神演義》《哪吒鬧海》《哪吒傳奇》等作品中哪吒的塑造都堪稱經典,這部電影很顯然從已有的經典中吸取了養分,但總體來看是一部堪稱“魔改”的電影。

  這部電影的主創應該都是80后、90后甚至00后,所以整個電影都帶著這一代人的文化痕跡。《哪吒鬧海》《哪吒傳奇》《火影忍者》等經典動漫、周星馳電影的無厘頭風格、非主流文化、惡趣味文化等在這部電影中多有體現,這些正是陪伴80后、90后、00后這一代中國人從童年成長到成年的文化成分。所謂“魔改”也帶著他們生長時代的文化痕跡,像《大話西游》一樣是對經典的解構與再闡釋,會丟失一些老道理,也會獲得一些新知識。也許一些老派的人會對這種后現代文化現象表示抵制,但人類的發展規律就是后世對前世的故事不斷地反思與再敘述,同一件事講出不同的故事,說出不同的道理。

  就電影角色的形象來說,幾乎都做了與傳統觀念中的形象的顛覆。比如太乙真人,以前可能覺得會是一個仙風道骨的得到仙人,但電影中卻是肥頭大耳、貪杯好飲、做事毛糙、慵懶無能操著一口川普的滑稽形象。再說哪吒這個形象,第一眼看到讓人覺得有些討厭,又叛逆,又調皮,是不是搞一些惡作劇,沒事雙手插在口袋里扮酷耍帥,非主流,這是外部形象。可是內心又極度孤獨,沒有朋友,覺得父母、身邊的人都不理解自己,好面子,裝堅強。當描述著這個形象的時候,80后、90后甚至00后會不會覺得有些熟悉?沒錯,電影主創們就是在塑造一個他們自己的形象,這個哪吒就是這一代人的形象代表。這一代人大多是獨生子女(電影中忽略了金吒木吒的形象,把哪吒變成一個獨生子女,也許是主創們故意為之),父母忙于生活奔波和工作(電影中哪吒也是缺少陪伴,常被獨自關在家中,渴望父母陪自己玩耍),成長中的孤獨是他們最深切的體會,在這部電影中都得到了宣泄。而且這一代人也是被社會不認可的一代,那些非主流文化被大人們指指點點看不起,不理解,他們也被稱為“中國垮掉的一代”。

  可是,當長輩還在像九斤老太一樣自悲自嘆“一代不如一代”的時候,“青山遮不住,畢竟東流去”,80后已經步入中年,90后已經成年,00后逐漸告別少年時代,他們成長了,逐漸成為了社會的主力軍,逐漸顯現出他們自己的精神與活力。所以,《哪吒之魔童降世》也是一部典型的成長電影。新時代的哪吒們已經不再是那個叛逆的、在父母眼中百無一用的小孩子,最終成熟了,勇敢地承擔起了社會責任與歷史使命。他們不認命,敢拼敢干的精神氣一點也不比他們的先輩們差,甚至帶著物質生活的優越成長的勢頭,表現出了更加自信的精神。同時,隨著哪吒們的成熟,年少輕狂叛逆期與父母之間的隔閡與齟齬也慢慢融化,最終歸為“父慈子孝”,終歸和解。

  正是由于《哪吒之魔童降世》這部電影帶有濃郁的時代氣息和現實關照,分析其中李靖形象的改編及哪吒父子關系的改變才更顯得具有普遍的文化意義。

  首先明確“父親”這一形象的文化符號意義。“父親”是陪伴孩子成長的最親密的男性長輩,特點是男性+長輩,天然地帶有權力意味,不僅代表著基因血脈的傳遞,也代表著文化道統的傳承。所以,在中國從晚明開始,泰州學派的興起,反道學的一面顯現,其后出現的文學作品中就屢屢出現作為非正面形象的“嚴父”,比如《牡丹亭》中的杜寶,《紅樓夢》中的賈政等。鴉片戰爭以后,中國進入了一個百年屈辱的時期,在槍炮巨艦面前,中國對自己的文化徹底失去了信心,甚至產生了憎惡之情。新文學之中,“父親”這一形象更是慘不忍睹,往往代表著“假道學”“衛道士”的形象,反抗父權代表著新青年出走的第一步。這背后有著深深的社會文化的文學反映。

  再觀察近幾十年的文藝現象,“父親”形象干脆缺失,這是一個文化迷茫期。傳統文化在百年批判中奄奄一息,社會主義文化在政治宣傳上被實際否決,如何尋找文化根基向前走成為了一個大大的問號。以引起過許多文化思考的小說《上海寶貝》為例。男主人公的父親在其成長過程中是缺位的,其母親出國改嫁給了一個西班牙人,甚至這個男孩的“父親”還有可能是其母親與外國情人合謀殺死的。這帶有隱喻的故事情節,仿佛就是在訴說著我們對文化的選擇。所以,男主人公是一個如同行尸走肉的所謂虛無主義者。【注:《上海寶貝》是一本極其具有個人表達和個人傾向的書,全書充滿了隱喻和象征。女主人公本人充滿著肉欲和成功欲,就如同當下中國社會的蕓蕓眾生,迷惘而不知何去何從。小說中所有的中國男人,不是性無能,就是人妖或同性戀,身體和精神都單薄得有點可憐,又可恨,又可惡。與此形成強烈反差的是其中的外國男人形象,高大英俊,性能力超強,充滿男子氣概(甚至一個塞爾維亞人都血氣方剛)。其中中國男人最典型的代表無疑是天天,當然也是中國文化或中國形象的代表,虛弱、溫柔、深情,對一切都無所謂(佛系青年乎?)。女主人公與其說是講述什么愛情的矛盾,在情人馬克與男友天天之間搖擺,不如說是在講述感情傾向,對天天是慈母般的憐憫,對馬克是受虐式的膜拜,都不是所謂的愛情。這正是我們目前對中西方文化的態度:對我們自己的傳統文化百般不舍,可它又沒有力量;而對西方文化充滿了崇拜,不甘心卻又沒有批判的能力。為什么我們既沒有自信的能力,又沒有批判的能力?答案就在小說中。天天的性無能的根源在于在他成長過程中父親角色的缺失。他父親的死撲朔迷離,據說是他的母親勾結外國情人謀殺而死,這是一個懸案,正如中國近代文化史一樣說不清道不明。一個民族,一種文化,如果沒有文化意義上的父親,那就不會有能力和精神。中國如果真想從精神上站起來,未來的幾十年里的任務就是找父親。有人找孔子,可是被列強反復蹂躪過的孔老二早已顏面掃地,身上的疤痕如何能夠抹去?有人找西方,本篇小說的作者就是這種傾向,文中各色人物的生活方式、交流方式、言談舉止已完全西方化,對西方男人和女人充滿膜拜,包括文章語言和句子結構都充滿了英語特征。可是結果也很明顯,就是被虐待之后又被拋棄,只不過是雙方都性高潮之后留下的無盡空虛。也許很多人對上面的路都有意無意地產生了深深的隱憂,所以才會迷茫無措。還有沒有第三個父親形象,既非傳統的,又非西方的?無疑是有的,就看我們怎樣選擇。】姜文最近的電影《邪不壓正》中,更是深入討論了“父親”的問題。比如一開始朱潛龍就有這樣的對白:“他不是我爹,我找到了自己的血脈;我不姓李,我姓朱。”朱潛龍認準了“朱”家是血脈,所以就堅定了“反清復明”的目標,可見找一個什么樣的“爹”是一個很重要的問題。主角李天然的“爹”更多,有親爹,有洋爹,有干爹,最終是“干爹”藍青峰助其走向成熟。這是一個選擇要什么“爹”的電影。當然,也有部分電影“父親”形象是正面的,比如有一部電影叫《那山那人那狗》。但是,其中父親的形象最終打動男主人公的原因是,父親像一個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共產黨員一樣任勞任怨為鄉親們送信,而贏得了人們的尊重,同時也贏得了男主的尊重。所以男主人公決定傳承父親的精神和事業,父親也完成了一次完整的精神啟蒙與事業交接。這種另類的父親式啟蒙,不全是傳統文化,更多的是社會主義文化,這在新中國前幾十年的革命文學中屢見不鮮。

  

左思:《哪吒之魔童降世》觀后:父親歸來與文化自信

  《哪吒之魔童降世》中的三口之家

  回顧了“父親”這一具有文化意義的重要文學形象的變遷歷史,再回頭審視電影《哪吒之魔童降世》中李靖這一“父親”形象。李靖這一形象相對于已有文學作品和影視作品做了顛覆性改編。在以往的文學或影視作品中,李靖的形象是遵循規則維護道統的形象,為了天界的規則或者屈從于權威,不惜犧牲掉自己的兒子,給人的感覺是冷酷的、無情的。而哪吒“削骨還父,削肉還母”的吶喊,也是最震徹宇宙的一句話,帶有極強的反威權、反父權的味道,歷來是被當作哪吒最重要的精神特質之一而得到民間頌揚的。可是,在這部電影中,李靖變成了一個慈父愛子的形象,為了兒子不惜犧牲自己的生命去交換兒子的生命,成了偉大的父愛如山的典型。電影肯定相應地損失了原有的上述精神內涵,但是卻收獲了新的精神內涵。哪吒從一個叛逆兒童(“熊孩子”)成長為一個“鐵肩擔道義”的英雄,哪吒的父親李靖在其中起到了最主要的作用。李靖在行為表率和語言說教兩方面都做出了不可替代的作用。在行為方面,李靖為了幫助哪吒度過天雷劫,偷偷地想用符把天雷引到自己身上,代替兒子承受天雷。這個行為在哪吒知道之后,讓哪吒徹底轉變,成長為一個拯救天下蒼生的英雄。在語言方面,李靖曾向哪吒說,“做什么樣的人由你自己說了算”。這就像西方英雄電影中蜘蛛俠的“精神父親”向他說的“能力越大,責任越大”的精神啟蒙一樣,對哪吒具有極其重要的啟蒙作用。這也是哪吒喊出“與天奮斗到底”“我命由我不由天”的精神源泉,就這樣精神和文化完成了傳承。

  由當代青年創造出的新一代李靖這一“父親”形象,不僅代表著曾經叛逆的一代少年已經成熟,與他們父母長輩之間的隔閡也已經消解,與上幾代看不起自己的人也已經和解,而且代表著當代青年對自己的自信(的確近年來很少再有人說“垮掉的一代”了),也是對現有文化的自信與認同。但是,李靖這一“父親”形象背后代表的文化基因究竟有多大成分是傳統的,有多大成分是西方的,則需要更進一步的反思,可毫無疑問的是,它是屬于當下這個時代的。

  2019年7月28日

相關文章
福利彩票3d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