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文章中心 > 紅色中國 > 紅色人物

紅巖英烈黃楠材波瀾壯闊的革命人生

2019-10-09 17:26:39  來源:激流網  作者:佚名
點擊:    評論: (查看)

紅巖英烈黃楠材波瀾壯闊的革命人生-激流網

紅巖英烈黃楠材

  1948年3月的重慶開縣,春暖花開、春意盎然,草長鶯飛,一派生機勃勃的景象。

  云開書店后屋,此時,老板黃楠材的心情大好,他把歷盡千辛萬苦才弄到的一支駁殼槍拿在手上,看了又看,瞧了又瞧,用毛巾擦了一遍又一遍。

  正當他對槍愛不釋手時,突然,重慶行轅二處特務組長左志良帶著一群特務沖進云開書店的門面,直奔書店后屋。聽到外面有“情況”,時間緊迫,槍已來不及轉移,情急之下,黃楠材順勢把槍放在床上的枕頭下,然后,把一件應急物品塞進床頭柜的抽屜里。很快,左志良就帶領一幫特務闖了進來。一陣翻箱倒柜后,什么也沒找到。最后,特務拉開床頭小柜的抽屜,發現一本紅封皮的書,中間夾著兩張紙。“組長,委任狀。”聽到

  “委任狀”三個字,左志良臉色一變,迅速拿起這兩張紙翻來覆去地看。的確是軍統機關發的委任狀,白紙黑字寫著:“茲委任黃楠材……”后面,還蓋上了紅紅的大印。無奈,左志良只好下令停止搜查,灰溜溜地離開書店。

  黃楠材是誰?他為什么會有國民黨軍統機關頒發的委任狀?開書店的他為什么對槍愛不釋手?國民黨特務又為什么要來搜查他呢?故事的起因,還得從這里說起。

  武昌城入團參軍 為革命十年育人

  1925年,秋。

  武昌中華大學預科招收二年級插班生。

  18歲的重慶云陽人黃楠材毅然前往報考,筆試結束后又面試。

  老師問:“你想學什么?最大的志向是什么?”

  黃楠材鏗鏘有力地回答:“學救世濟民之道,使國家不再受到列強欺侮,民眾不再受苦受窮。”

  中華大學發榜了,幾千人中錄取6名,黃楠材題名榜上。

  1925年,大浪淘沙的時代,這一年,黃楠材在革命激流中加入了共青團。

  1926年,北伐戰爭打響,黃楠材離開學校,穿上戎裝,參加北伐軍。當他準備馳騁江淮、醉臥沙場時,卻被通知和所有剛參軍的學生留在武漢。他感到委曲和失望,征戰不成,只好再次回到中華大學。

  1927年,正當黃楠材在武漢期盼北伐勝利時,革命勝利的果實卻被蔣介石竊奪。

  10月的一天夜里,黃楠材因參加北伐的革命活動被巡捕房逮捕,關了十來天后,以“事出有因,查無實據”而被釋放。

  黃楠材出獄后回到四川,開始了長達十年的教書生涯。

  十年路途,曾有幾多波瀾——

  1933年10月,黃楠材在開縣縣立高級小學教書,紅四方面軍從川北打到了開縣的楊柳關、木青壩等地,鄉下的土豪紛紛逃竄,城里的市民惶惶不安。經歷過大革命洗禮的黃楠材卻欣喜若狂,他在城里一方面宣傳“紅軍是窮人的隊伍,他們是為窮人打土豪分田地的”,另一方面又和學校的進步教師一起寫歡迎標語,還寫信通知在鄉下教小學的妻子李世榮,要她“回來收拾收拾,只要紅軍一打進城,我們就跟著他們走”。

  1936年12月,“西安事變”爆發。當時,黃楠材在開縣郭家灣小學當校長。面對抗日民族統一戰線即將形成的大好形勢,他深入學生中,給他們講西安事變的意義,并發動師生深入學校附近農村,對農民講3年前打到開縣楊柳關等地的紅軍,就是現在要去打日本人的隊伍。黃楠材在郭家灣民眾中激起了抗日熱情,播下了革命火種。

  錦官城欣聞《大聲》 紅旗下宣誓入黨

  1937年初,黃楠材由于積極宣傳西安事變,被國民黨開縣縣黨部書記長肖洪九逼走,輾轉到廣漢女子簡易師范教書。

  車耀先意味深長地說:“高嗓大聲,喚起民眾,震撼群丑,驅逐日寇。”

  黃楠材拍案叫絕:“好!”

  車耀先繼續說:“國事日艱,救亡圖存,形勢危急,需要我們出來大聲疾呼!”黃楠材極力贊成:“大聲疾呼,振聾發聘!大聲疾呼,震懾魔妖!讓我在我的學生和周圍民眾中,為‘大聲’,為抗日,大聲疾呼!”

  黃楠材和車耀先有著相同的經歷:都是在大革命中,尋覓救國之路。車耀先入了黨,黃楠材入了團。今天,為抗日救亡,他們更加親近了。

  抗戰爆發后,黃楠材以廣漢作陣地,全身心地投入抗日救亡運動。

  這年底,中共四川省工委在成都成立,車耀先經黨中央批準,恢復了組織關系。不久,黃楠材也光榮地加入了中國共產黨。這年黃楠材剛好三十歲,三十而立!從大革命失敗后,他經過十年艱難的追尋和求索,終于站立在紅旗下舉起右手,成了一名共產黨員。

紅巖英烈黃楠材波瀾壯闊的革命人生-激流網

1946年春,黃楠材(前左一)在云開書店門面內與家人合影

  誓作撥云開霧手 文化陣地苦經營

  1939年11月8日,黃楠材在國民黨開縣縣黨部書記長肖洪九的逼迫下再次離開開縣,不得不輾轉于萬縣、重慶、成都等地。

  他從萬縣去重慶時,在輪船上,碰巧遇到了兒時的好友卜鳳鳴。這時的卜鳳鳴正飛黃騰達,在國民黨特務組織中身居高位。當他聽黃楠材說丟了教書的飯碗現正外出謀生時,便極力勸黃楠材去他領導的單位供職,或給某要人當秘書。還主動拿出兩張“中校”委任狀。面對兒時好友的“好意”,黃楠材婉言謝絕了。但卜風鳴希望黃楠材拿著委任狀,慎重考慮后再去找他。僵持中,礙于情面,黃楠材只好將委任狀收下。殊不知,多年后,這兩張委任狀還幫了他一把,也就是文章開頭的那一幕。

  “皖南事變”后,國民黨頑固派再次發起反共高潮,黃楠材的處境更加困難。

  一天,萬縣警備司令部稽查處長唐伯岳把黃楠材找去談話,唐伯岳在重慶卜風鳴處認識了黃楠材,知道兩人是兒時的好友。唐伯岳對黃楠材說:“老兄,這年頭是非多呀!實話對你說吧,告你黃某是共產黨的密信和狀子,起碼有半尺來高一大疊喲!收得手了。”

  黃楠材哈哈一笑:“這世道,紅帽兒滿天飛,教書的都成了共產黨,全讓你們抓起來,二天學堂只好統統關門,學生只好當和尚去!”

  萬縣的特務加緊對黃楠材進行監視,他言行受到極大限制,只好離開萬縣,去云陽中學當校長,不料又遭通緝。

  正當黃楠材進退兩難時,他的老師,也是他在開縣當特支書記時的直接領導人劉孟優給他出了個主意。

  劉孟仇對黃楠材說:“楠材呀,你戴頂紅帽兒教書,哪個學校也不敢聘請你。俗話說:‘窮則變,變則通’。你為什么不跳出學校,另辟蹊徑,為革命出力?教書不成就賣書嘛!”

  劉孟優的話,使黃楠材很受啟發。對!賣書,仍與書打交道,開辟一個文化新陣地,用革命的書刊去教育民眾,而且賣書還能更好地接近群眾,把革命道理送到廣大民眾心里。

  1944年8月,黃楠材在開縣城內西街開辦了一家書店。劉孟優專門為新開張的書店寫了剛勁有力的四個大字:“云開書店。”“云開”的寓意是:國統區烏云遮天,人民大眾渴望光明。我們要用革命知識去武裝群眾,撥開他們頭上的烏云。云開霧散紅日現,讓他們見青天,迎朝陽。

  黃楠材從一個中學教師、校長轉而經商,大家都認為他是走投無路了。有個學生問:“黃老師,您放著上席不坐坐下席,棄教從商,在銅錢眼里受苦受磨,是為什么?”

  黃楠材淡淡一笑,平靜地說:“為什么?為生活呀!”

  為生活!為斗爭!更為了崇高的信仰!當然,這些是沒法分開向群眾說的。

  云開書店有馬列主義經典著作《哲學的貧困》、《法蘭西內戰》等書籍,也有毛澤東的《論持久戰》《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等進步書刊,還秘密發行《新華日報》《群眾》雜志。黃楠材冒著坐牢殺頭的危險,為黨開辟了一個文化陣地和地下聯絡點,讓進步的人們十分振奮精神。

  表面平靜的云開書店,實際暗潮洶涌。

  當云開書店開辦不久,開縣三青團干事長周先驊便在同一條街的不遠處,開辦個文化服務社,與云開書店唱對臺戲。周先驊憑借后臺,壟斷了部分中小學教科書的發行,又聯合另外幾家書店,今天來要挾云開書店入商會,明天又要云開書店增繳苛捐雜稅。同時,國民黨的特務還經常來書店搗亂。有一天,書店里進來一個不三不四的人,把書架上的書翻一本丟一本,幾個書架全被他翻亂了。黃楠材忍無可忍便問:“你要什么書?”翻書的人朝他斜了一眼,繼續亂翻。黃楠材提高了嗓門訓斥道:“你要什么書,我給你找。別把架子上的書翻得亂七八糟的。”對方本來就是尋釁鬧事的,聽了他的訓斥,立即從口袋里掏出手槍,對準黃楠材大聲吼叫:“翻亂了又怎么樣?老子還要斃了你這個異黨分子!”幸虧守店鋪的老岳丈精通武術,手疾眼快,一下子捏住持槍人的手腕,才避免了一場流血事件。

  鬧革命不幸被捕 受酷刑堅貞不屈

  1948年1月,川東游擊隊在黃楠材老家云陽打響了解放戰爭時期下川東武裝斗爭的第一槍,他為此興奮得徹夜難眠,恨不得馬上走上戰場。

  春節剛過,下川東地工委委員楊虞裝調來開縣,安頓好后,就趁黃昏到云開書店找黃楠材。

  從1939年底黃楠材被迫從開縣轉移后,為了貫徹執行黨中央提出的“隱蔽精干、長期埋伏、積蓄力量、等待時機”的政策以及周恩來提出的“三勤”、“三化”方針,上級組織主動與他切斷了聯系,以減少不必要的損失。

  今夜,斷了八年的線,終于接上了。

  黃楠材激動不已。

  八年,漫長的歲月,他從教書到賣書,從教師到“老板”,職業和社會地位都變了,但他對黨的忠誠始終未變,對共產主義的信念更加堅定。

  他向上級黨委的代表詳細回報了八年來自己孤軍奮戰的艱難歷程,受到上級領導的嘉許。楊虞裳也向他詳細分析了解放戰爭的形勢,布置了具體的工作任務。

  為了完成任務,他積極發展黨的組織。將劉伯承的侄兒劉江泰發展入黨,讓劉通過關系打入國民黨縣參議會做干事,掌握反動當局上層的政治動向;又將從山西新軍返回故鄉的熱血青年彭林發展入黨,并派彭林打入縣警察中隊做了中隊長,掌握武裝,支援下川東的武裝斗爭。他還借進學校推銷課本和文具之便,在城區小學教師中發展了一批黨員;他積極籌集武器,通過彭林為下川東游擊隊伍籌集了部分手槍、子彈、手榴彈;他還努力開展統戰工作,讓一批上層人士明白:國民黨反動派已分崩離析,只有共產黨才能救中國!

  黃楠材所做的一切,就是為了早日建立游擊根據地,開辟第二戰場,配合解放大軍,早日解放大西南。

  1949年,川東游擊縱隊決定襲擊開縣溫泉鹽場,七南支隊司令員陳仕仲派劉直大來開縣作準備。劉直大一到開縣,就與特支書記黃楠材、副書記田學元接上了關系,通報了游擊隊要來襲擊溫泉鹽場的安排。黃楠材當即表示:一定組織力量,大力支援。接著黃楠材便從彭林等同志那里借來幾只手槍交給劉直大請他轉給游擊隊。同時,又部署位于縣城與溫泉鹽場之間的東華鄉支部做好準備,如溫泉鹽場一打響,就割斷電話線,使縣城反動當局無法與溫泉鹽場聯系。

紅巖英烈黃楠材波瀾壯闊的革命人生-激流網

1938年黃楠材在開縣女中留影

  1949年4月15日,川東游擊縱隊襲擊開縣溫泉鹽場的戰斗打響了。

  根據原來的計劃,游擊隊襲擊溫泉鹽場取得勝利后,立即揮師進擊,攻占60里外的開縣縣城。

  溫泉鎮的襲擊一打響,黃楠材一方面通知警察中隊長彭林,趕快設法帶他的中隊去溫泉鎮接應;另一方面,他又通知城里各個支部、小組的同志,趕快制作迎接游擊隊進城的標語,并作好歡迎的準備。

  時間已過中午,黃楠材估計游擊隊襲擊溫泉鹽場已獲得完全勝利,可能正在向縣城進軍,便從云開書店出來,走到縣城中心的衙門口一帶,向人心惶惶的群眾耐心地宣傳,說明游擊隊襲擊溫泉鹽場,是為了解除鹽場的反動武裝,解救受壓迫的群眾出火坑。

  誰知游擊隊襲擊溫泉鹽場的戰斗打響后,彭林帶隊去接應,被反動的中隊長臺中林發覺,便從中作梗,接應部隊未按時趕到,襲擊受到影響,未能取得預期的勝利。游擊隊不可能按原來的打算攻占開縣城。這樣一來,黃楠材在縣城里的行為,便完全暴露了他共產黨員的政治身份。當晚,黃楠材就被逮捕。

  4月15日深夜,國民黨特務突擊審訊黃楠材,要他交出黨組織名單。

  作為特支書記的黃楠材對黨在全縣所屬的支部、小組了如指掌,對三個多月來新發展的30多名黨員,都知道其職業和住址。為了保護組織,黃楠材回答:“我一個小本生意人,有什么組織不組織?”

  特務毒打他,他語氣更堅定:“不知道就是不知道!”

  特務們氣急敗壞,施用酷刑。黃楠材堅貞不屈,拒不吐實,未向敵人泄露半點黨的秘密,保全了全縣黨組織和同志們的安全。

  隨后,黃楠材被押解到重慶,關進了渣滓洞監獄。在監獄,他無法預測自己的未來。但想到自己是一個共產黨員,哪怕今后的路是通向死亡,也要義無反顧,勇往直前。在渣滓洞監惡劣的環境中,在特務酷刑面前,黃楠材像一個英勇的斗士,寧死不屈、鐵骨錚錚,拒不交代組織,拒不出賣同志,始終保持對黨無限的忠誠。1949年11月14日,國民黨在潰逃前夕,對黃楠材、江竹筠等29名“共產黨重犯”分三批押到電臺嵐埡,在事先挖好的大尸坑前秘密槍殺。就這樣,年僅42歲的黃楠材為革命留下最后一滴血。

  黃楠材漫長而曲折的革命人生,波瀾壯闊:武昌城入團參軍,為革命十年育人;錦官城欣聞《大聲》,紅旗下宣誓入黨;誓作撥云開霧手,文化陣地苦經營……有時風雨如晦,有時驚濤駭浪,他總是一步一個腳印,深深地、扎實地嵌留在大地上。他用生命履行了對黨忠誠的諾言,他用鮮血詮釋了什么是紅巖英烈。

 

相關文章
福利彩票3d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