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文章中心 > 縱論天下 > 網友雜談

道一人:郎咸平的視頻講座真的刺痛誰啦?!

2019-10-11 09:02:19  來源:紅歌會網  作者:道一人
點擊:    評論: (查看)

  論壇上流傳一則郎咸平教授的視頻演講,清華學生會邀請,好像多年前的視頻。我也看了兩遍,看后第一感覺“他真敢!”。內容很多但并不連貫,類似漫談,比如“讓少數人先富起來”、“改革宗旨”、“教改”、“醫改”,社會主義市場經濟與資本主義市場經濟的比較,改革的先決條件等等。用很多時間介紹了西方資本主義的發展情況,比如證券市場的發展演化和監管的歷史。

  正兒八經的授課,這些內容也許一個本科生也聽不下來,因為具有相當的社會實踐性,課堂外知識。確實!看后第一感覺“狼叫獸真敢講!”。也許郎咸平惡名遠揚,浪得“叫獸”虛名。雖有不恭,倒也恰如其分、明致實歸――文明失而求諸野,弱肉強食時代恐怕只有“獸性”大發才能召喚理性,遠離政治中心的香港,中文大學教授不必文質彬彬;因此我倒喜歡這個惡名雅號,禁不住親切的叫一聲“狼叫獸”吧!

  偌大一個社會主義體制,遍地專家,竟無一個正兒八經的,倒是勞煩資本主義體制的狼叫獸出來叫喚幾聲。第一次知道狼叫獸是因“郎顧之爭”,那次事件將格林柯爾董事局主席顧雛軍送入班房,狼叫獸也聲名遠揚,直接聆聽虧得今天這則視頻。

  “郎顧之爭”后奇怪的感受一直在我腦際游蕩。視頻所講內容昭如日月,奇怪的是馬克思主義正統體制竟無一人站出來大聲喝止!至少國家豢養這么多專家教授,養兵千日用兵一時,逆行橫流時刻哪怕裝模作樣也該出來應付一下吧?然而全都裝聾作啞。更不可思議的是對北歐和西歐“民主社會主義”實踐倒是大聲呵斥、聲音洪亮,冠冕堂皇的理由是責其不正統,然而恰恰這些國家在“教育”、“醫療”、“養老”、“住房”,以及社會財富再分配等方面比一些自稱“社會主義國家”還要做得到位。低調和高調的奇怪反差,反映了三十多年來中國所發生的事實,這塊土地人人參加了《皇帝的新裝》表演,尷尬的是來自資本主義體系的狼叫獸扮演了那個“小男孩”!

  湊巧鄙人從事這行工作,掌握的資料雖不及狼叫獸豐富,然而自以為更原始,知道其中的具體操作過程。暴徒洗劫國有資產,已經到了人神共憤。他們事前已做了全面周密安排,不在“一事一單”,上世紀八十年代他們事前割斷了華人發聲的喉管,以暴力震懾華人意志,“體制內失聲”彌漫整個國土,到處上演“皇帝的新裝”故事,比“郎顧之爭”所涉嚴重得多。

  這次閑逛發現各論壇都有這則視頻,管他黑白藍紅、左右上下;我好奇都點開瞧了瞧,是同一個版本,其中《復興網》給他的標題叫《郎咸平極為少見的演講,相當刺耳!》。似乎略有同感,我看視頻時就陣陣“刺”痛的感覺!于是琢磨哪兒有刺?哪根刺兒最大?

  狼叫獸自嘲被諷“反改革者”,我琢磨誰會給一個體制外學者戴一頂“反改革者”的大帽子呢?鄙人也算體制內技術經濟官僚,以我三十多年職業認知,一群人給另一群人貼標簽,那最是體制內習慣。狼叫獸以體制外榮獲體制內待遇,在中國大陸算得上莫大“榮譽”和身份肯定。注意到與郎咸平一樣以體制外榮獲體制內待遇的還有一位,他就是張五常教授,大名鼎鼎的“張狂人”。同樣來自中國香港,不過他倆在大陸中國的口碑懸若天地。郎咸平被“反改革”,看來輿論略占下風。

  昨天我發表了《社會主義者,首先是說人話者!!!》,就低調和高調的奇怪組合談了些看法:“社會主義初級論”在國內三十多年的實踐已經千瘡百孔,社會主義事業在中國面臨巨大的困惑,主流輿論在此“王顧左右而言他”,卻在批判北歐和西歐的“民主社會主義”上大聲宣講。我以為哪怕策略上也是很不恰當,看來顧雛軍們只是小巫見大巫,最大的“刺”很可能來自這一撥,偽“左”與偽“右”其實同一撥人,或者巧妙分工。

  通向社會主義不止一條路,可以有不同實踐。理論給我們的是一系列原則,而實踐是具體而復雜的,沒法以本本畫一條社會主義與資本主義黑白分明的界限。社會主義和資本主義是兩種理論模型,或許有一根理論界限,然而實踐中并不存在黑白分明的界限,而是表現為一系列連續的過渡。比如在所有制上,社會主義與資本主義是兩種體制,存在一根明確界限,然而商品經濟在兩種體制可以同時存在,理論指導實踐,然而不在同一層面,商品經濟是社會主義的實踐過程,具體而復雜。因此各國社會主義實踐都是值得借鑒的,然而三十多年來的“社會主義初級階段”卻將巨大的精力投向了美國,豐富多彩的北歐和西歐社會主義實踐過程卻視而不見。我在《社會主義者,首先是說人話者!!!》也談了這件事的看法。

  郎咸平的演講確實相當刺耳!他其實提醒(或者暗示)我們,當下中國偽“左”與偽“右”正在聯手迫害華夏!

相關文章
福利彩票3d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