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文章中心 > 縱論天下 > 網友雜談

根源在于對以往革命和繼續革命的不同態度

2019-10-10 16:58:40  來源: 民族復興網  作者:工農兵文藝轉貼
點擊:    評論: (查看)

  臨近70周年大慶,原本就迷亂的中國百姓和左翼人士,更加陷入了互不相讓的爭論之中。一些人看到紅色經典一個個相繼推岀,打開電視撲面而來的都是紅色影視、紅色音樂會,從而為滿眼的紅色而歡呼,歡呼紅色時代的重新到來;而另一些人則看到作為中國紅色大潮靈魂的毛澤東卻在被逐漸淡化,名字從各種慶典名單中不斷消失。雙方對中國意識形態的走向發生了激烈爭論。

  其實雙方看到的都是事實,并且這兩種現象之間并不矛盾,人們之所以會感到困惑迷茫,主要是對以往革命和繼續革命的不同態度造成的。

  在十八大之前,意識形態斗爭的焦點主要集中在對以往革命的態度上,國內外極右勢力對以往的新民主主義革命和社會主義革命是否定的,而廣大左翼愛國力量及黨內體制內的正統力量則是肯定的,雙方之間針鋒相對,互不相讓。而在十八大之后,左翼愛國力量,紅二代和體制內的正統力量,聯合打垮了國內外極右勢力否定以往革命的歷史虛無主義,肯定了以往革命的歷史地位和歷史作用。于是矛盾的焦點便轉移到了對繼續革命的態度上。中國社會政治力量也相應發生了新的分化組合。

  這種分化組合主要表現在:作為以毛派共產黨人為核心的左翼愛國力量,代表99%中國人民大眾的根本利益,堅持毛主席繼續革命的理論和實踐,把打敗國內外極右勢力的歷史虛無主義,看作繼續革命的歷史起點;而紅二代和體制內的正統力量則把打敗極右勢力的歷史虛無主義,成功捍衛了新民主主義革命和社會主義革命的歷史地位,看作是捍衛以往革命的勝利終點。對這些人來講,如果再堅持繼續革命,就會革到自己頭上,自然加以反對。如此以來,雙方便由原來的同路人走上了不同道路,由原來的盟友和戰友逐漸變成了敵人。

  由于毛主席是繼續革命的倡導者,是大眾民主運動和大眾政治文明的開創者,是提出打倒走資派(也就是今天美英法等國家所謂的建制派)的首創者,自然便成為體制內正統力量的天然克星,越來越受到各種排斥。但是由于接受此前國內外敵對勢力屢屢對政權合法性挑戰的教訓,體制內正統力量又必須牢牢守住共和國政權的歷史合法性,堅決捍衛新民主主義革命和社會主義革命的歷史地位和歷史作用,弘揚紅色文化,打造紅色經典,堅持意識形態的紅色特征。由此便形成了既宣傳紅色革命又不宣傳毛澤東這種似乎矛盾的現象。

  當今中國左派的分裂就是在這個背景下發生的。我們這里談的只是左派分裂的認識根源,而不包括政治根源、經濟根源等其他社會根源(后者我們將專文論述)。原先在反對歷史虛無主義過程中同奮斗的統一左派,在對待以往革命和繼續革命的問題上,分化成了互不相容的三大派。

  一部分人仍然只捍衛以往革命而反對繼續革命,雖然他們在左派內部越來越不敢公開否定文革和對毛主席三七開,但是在所有問題上特別是在所有群體事件上,全都站在官僚資本集團一邊,與人民大眾為敵,只講民族矛盾,不講階級矛盾,形成了中國歷史上禍害最大的五毛黨。

  而在如何選擇繼續革命的道路和方法上,堅持繼續革命的左派又分成了兩部分。一部分認為當今中國已無藥可救,必須推倒重來,但是他們自己又沒有力量,于是便采取了甭管是內部力量還是外部力量,只要能夠推倒重來,就是依靠力量的做法,形成了與五毛黨相反的選擇,只講階級矛盾,不講民族矛盾,走上了左派帶路黨的道路。如此以來,中國民族矛盾和階級矛盾這兩副擔子,再次同時落到了左翼愛國力量的肩上。中國左翼愛國力量再次回到了他們的歷史角色之中。西方國家是右派挑著民族利益的擔子,左派挑著階級利益的擔子,而只有當今中國左派是民族和階級兩個擔子一肩挑。

  為什么說當今中國左翼愛國力量是民族利益和階級利益一肩挑呢?是因為民族利益在五毛黨那里僅僅是一個損害國家利益,滿足自身利益的借口,在歷史上他們唯一的作用就是把老百姓趕到侵略者那邊去,造成老百姓在國家遭到侵略時袖手旁觀。而左派帶路黨脫離民族利益的所謂階級解放,根本得不到中國人民的支持,最終只能變成西方帝國主義侵略中國的工具,利比亞的伊斯蘭革命組織和埃及的穆兄會.就是典型。

  中國作為一個發展極不平衡的大國,一旦出現那種情況,必然會陷入滅亡。近代以來,中國的民族利益和階級利益始終是統一在一起的,離開民族利益去實現階級利益,或者是離開階級利益去實現民族利益,都是不可能的。這就是中國左翼愛國力量堅持民族利益和階級利益相結合的根本依據。

  當今中國左派這種認識上的分野,是中國社會矛盾發展的產物,是階級斗爭和民族斗爭交織發展的結果。幻想跨越這些歷史階段而強行實現左派的內部統一,那是根本不可能的。并且在此還需要特別強調的是,要堅持繼續革命,就意味著我們身邊的人會越來越少,越來越孤立,就像毛主席生前那樣。但是與此同時,我們遠處的人會越來越多,我們所喚醒的覺悟起來的人民大眾會越來越多。

  這就是我們左派將會由不成熟走向成熟的一個不可跨越的辯證發展階段。

  2019年9月25日

相關文章
福利彩票3d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