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文章中心 > 縱論天下 > 網友雜談

前衛戰士:一篇警鐘般的雄文

2019-10-10 17:18:16  來源:紅歌會網  作者:前衛戰士
點擊:    評論: (查看)

  ——對《私有制下共產黨執政的基礎是什么?》一文的解讀 (一)

  《私有制下共產黨執政的基礎是什么?》這篇文章是中國社科院世界經濟和政治研究所研究員路愛國同志在2018年7月份寫成的。 猶如”警笛轟鳴”般的《題目》,深深地吸引了我。盡管文章很長,但我還是一口氣讀完了它。

  細細品讀路愛國同志的這篇文章,使我深深地感受到,路愛國同志確實是一位有良知的有真知灼見的愛黨、愛國的學者。她通過這篇雄文,以大量翔實的中外史料以及中國現實社會許許多多俯身可拾的社會問題和抬眼可見的社會現象為依據,真心實意地苦口婆心地勸說中國共產黨,再也不能走私有化這條道路了。因為,對共產黨來說,搞私有化是一條死路!

  全文從頭至尾,真可謂是動之以情,曉之以理,旁征博引,侃侃而談。是近年來少見的深度好文!

  陸愛國的文章是從黨中央提出了《加強黨的執政能力建設的決定》開始講起的。

  她引用了中央文件中的一段話:中央文件指出:”加強黨的執政能力建設面臨許多問題,包括一些黨的干部和領導班子的領導方式和能力,一些黨員干部脫離群眾,一些黨的基層組織軟弱渙散,腐敗現象嚴重等等。這些問題的確需要認真解決,否則,的確嚴重影響黨在群眾中的威信,影響黨的執政能力”。

  路愛國以中共中央文件中的這段話作為他文章的引言,然后,筆鋒急轉直下,開始了他那縱橫馳騁的論述。

  路愛國認為:對共產黨執政能力最大的潛在威脅來自私有化。

  他說:根據唯物主義基本觀點,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筑,一個以私有制為基礎的市場經濟不需要共產黨掌權,也不可能允許共產黨長期執政。

  原因是:正像資產階級掌權的資本主義國家從來沒有、也不可能以公有制為基礎一樣,共產黨掌權的國家也不可能建立在私有制基礎3之上。從長遠來看,由于私有化從根本上改變國家的生產關系,推進私有化對共產黨執政地位將會產生最致命的威脅。

  路愛國由遠及近的指出:蘇聯和東歐的實踐表明,共產黨下臺必然意味著重建私有制;歷史還將證明,無論以什么名義,無論采取什么形式,推進私有化必然導致共產黨最終喪失執政地位。如果其他問題可以經過共產黨本身的努力得到解決的話,例如歷史上的各種黨內外教育運動加強了共產黨的戰斗力,那么,私有化則是一條不歸路。一旦在這條路走下去,共產黨本身無論怎樣努力,都難以扭轉退出歷史舞臺的命運。這是不以人們意志為轉移的。

  對此,路愛國同志一連提出了五個問題:

  第一個問題是:

  《推進私有化將導致共產黨喪失政權》?

  陸愛國認為:首先,推進私有化摧毀共產黨執政的理論基礎和根本宗旨。

  《共產黨宣言》指出:“共產黨人可以用一句話把自己的理論概括起來:消滅私有制。”共產黨與其他任何政黨的根本區別在于共產黨主張消滅私有制。

  她說:如果一個執政的共產黨非但不大力建立和擴大非私有制經濟,不斷完善新生的公有制經濟,朝著最終消滅私有制的方向努力,反而鼓勵發展非公有制經濟,甚至通過種種方式,動搖甚至挖掉已經建立起來的公有制基礎,導致已經基本上消失的私有制死灰復燃,甚至逐漸占據國家經濟的主導地位,這個黨,事實上已經放棄了自己的理論基礎,背離了自己的根本宗旨,把自己混同于剝削階級的政黨。 路愛國說:中國共產黨的最高綱領是建成共產主義,最低綱領是奪取政權,建立社會主義,而不管最高綱領還是最低綱領都要求消滅剝削制度即推翻私有制,建立公有制。這個建黨的初衷體現在“一大”黨綱中,也體現在隨后的黨章中。新中國的建立和隨后的社會主義改造歷程,見證了共產黨是一個言行一致、光明磊落的政黨,它忠誠實踐自己的綱領,兌現自己的莊嚴承諾,長期得到中國大多數人的信任和支持。

  路愛國接著指出:也正是由于這個原因,盡管共產黨在領導革命和建設中犯過錯誤,出現過失誤,但并沒有動搖廣大人民對黨的信念,因為黨的宗旨沒有改變,錯誤和失誤是在實現自己宗旨的過程中出現的,而這個宗旨是得到廣大人民普遍認可的。但是,如果共產黨政府推進私有化,情況就會完全不同。這表明共產黨中途轉軌,放棄自己建黨初衷和宗旨,扭轉了長期以來以推翻私有制、建立公有制昭示天下的傳統形象。

  路愛國接著說:更嚴重的是,失去了公有制這個安身立命之本,共產黨不得不把自己執政的合法性建立在經濟增長上。但是,與公有制這個磐石相比,市場經濟猶如起伏不定的江海。歷史常識告訴我們,市場經濟不可能只有漲潮沒有退潮,只有繁榮沒有衰退,無論經濟增長多么出色,到一定階段必然出現低潮。 路愛國以歷史事實提醒我們黨:綜觀世界,由于經濟波動導致執政黨下臺和政府更替的事例司空見慣。在經濟遇到困難的時候,人民有權要求一個搞不好經濟的政府下臺,包括那些未必對經濟困難負有直接責任、但卻碰巧在位的執政黨。因此,對共產黨來說,把經濟增長當作自己安身立命之本,無疑于把執政的命運押在了變換不定的事物上,極大增加了自己未來地位的不確定性。

  路愛國語衷心誠地說:如果共產黨繼續堅持公有制,保持自身的先進性,經濟發展即使遇到暫時困難,仍然不大可能動搖它的執政地位,因為共產黨在所有制問題上兌現了對人民的承諾,只要人民仍然支持公有制,共產黨的領導作用就是不可替代的,它仍然有機會領導國家重振經濟,例如三年困難時期那樣。 相反,如果共產黨推行私有化,把自己的合法性完全建立在經濟發展或者“實現小康社會”上,經濟一旦出現較大波動,人民生活一旦出現較大困難,對共產黨執政將帶來毀滅性打擊,因為這表明它沒有能力實現自己的承諾。到那時,共產黨又有什么理由不允許其他政黨競爭上臺,如果后者宣稱自己更有能力推動經濟發展、實現“小康”? 但是,在公有制條件下實現國家的社會主義現代化目標,執政者則非共產黨莫屬,因為唯有共產黨不但主張發展生產力,而且主張消滅私有制,在公有制為基礎上解放生產力;不但主張增加社會財富,而且主張全社會共同富裕,平等分享社會財富;不但主張“實現小康”,而且主張實現“社會主義現代化”。

  路愛國提出的第二個問題是:

  《推進私有化從根本上動搖共產黨執政的階級基礎》。

  路愛國指出,共產黨領導人民奪取政權改變了工人階級作為私有制條件下資本奴隸的地位,(未完待續)

相關文章
福利彩票3d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