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文章中心 > 縱論天下 > 網友雜談

一個與毛主席一樣繼續革命的人:紀念切·格瓦拉被害52周年

2019-10-10 11:08:30  來源:新歷史求真  作者:紅色衛士  
點擊:    評論: (查看)

  52年前的今天,是拉丁美洲的傳奇英雄,偉大的國際共產主義戰士切·格瓦拉被害52周年日子。

  在這平淡無奇的日子悄然降臨時,我們才猛然發現,一位讓我們敬仰巨星隕落了。

  切·格瓦拉(Che Guevara)是馬克思主義革命者和古巴游擊隊領導人。切·格瓦拉參與了卡斯特羅領導的古巴革命,推fan了親美的巴蒂斯塔獨c政權。在古巴新政府擔任了一些要職之后,格瓦拉于1965年離開古巴,在其它國家繼續發動共產革命。歷史學家稱他是“紅色羅賓漢”、“共產主義的唐吉訶德”、作家稱他是“塵世的基督”、“復活的普羅米修斯”、“拉丁美洲的浮士德”。

  切·格瓦拉,一個革命者,一個繼續革命者,一個永垂不朽的英雄!

  ★一個革命者 ★

  有的人或許生來平淡無奇,然而一旦被革命的火種點燃,生命就被重新賦予了意義,本來出生貴族,有著優越條件的格瓦拉,本來作為醫生可以安定無憂匡扶濟世的格瓦拉,卻發現了這個神奇富饒的美洲大陸是那樣的貧窮、落后、不公平,和無數先行的革命先行者一樣,格瓦拉源自靈魂深處的惻隱之心,一下子就被激發出來了,正如切在日記中所寫的:“寫下這些日記的人,在重新踏上阿根廷的土地時,就已經死去。我,已經不再是我。” 他不再僅僅是一個醫生,還是一個拿起槍勇猛沖鋒的戰士。

  英雄惜英雄,格瓦拉很快地與古巴革命先驅卡斯特羅兄弟相遇了,1955年,他遇見了菲德爾-卡斯特羅,加入他的革命隊伍,參加“格拉瑪”號遠征的準備七年。

  他們并肩戰斗,在戰斗中,格瓦拉的超人的勇氣及毅力、出色的戰斗技巧和對敵人的冷酷無情得到了越來越多人的支持,包括卡斯特羅的賞識。他很快成為了卡斯特羅最得力和信賴的助手。在參加古巴馬埃斯臘山等地的武裝斗爭中,他兩度負傷,革命成功后出古巴人民銀行行長。

  ★一個繼續革命者 ★

  革命成功以后,切·格瓦拉正式加入了古巴國籍,并被任命為國家銀行總裁以及工業部部長等職務。

  然而,彼時的切·格瓦拉卻如坐針氈。

  他發現,古巴的很多官僚們從“革命者”變成了“新趙家人”以后,便被金錢、美色所腐蝕,完全退卻了往日的銳意進取之心,喪失了革命意志,甚至脫離群眾,站在了人民的對立面上。

  當幾乎所有人都躺在功名簿上洋洋得意甚至開始腐化變質的時候,切·格瓦拉毅然離開了古巴,選擇了繼續革命。

  自從擔任了古巴革命政權gao官,他就旗幟鮮明地抵制官liao主義,保持節儉生活,并且拒絕給自己增加薪水。他從沒上過夜zong會,沒有看過電影,也沒去過海灘。一次在蘇聯一位官員家里做客時,那位官員拿出極昂貴的瓷器餐具來招待切·格瓦拉,他對主人說:“真是諷刺,我這個土包子怎么配使用這么高級的餐具?”同時,他周末還積極參加義務勞動,比如在甘蔗地或工廠里勞動。

  格瓦拉說:“我認為自己的祖國不只是阿根廷,而是整個美洲。在這方面我們有一個先驅,就是馬蒂。我正是在他的祖國遵循他的準則行事。”

  格瓦拉體現了拉丁美洲偉大的解放傳統。一個真正的、徹底的革命者不僅必須超越個人的利益,而且必須超越民族的界限。

  1965年4月1日,格瓦拉給卡斯特羅寫了告別信,離開古巴去實踐他世界革命的理想。格瓦并沒有眼前的勝利而停止戰斗,這個世界仍然處于黑暗之中,在500年資本主義的統治下,壓迫與不公平充斥著這個星球的每一個角落!

  格瓦拉放棄了安享和平以及“gao官厚祿”,毅然奔向世界革命的大潮。

  自愿與格瓦拉前往玻利維亞參與游擊戰的有17位古巴革命者‘’其中4人是古共中央委員,17位革命者平均年齡不滿35歲,全都在古巴有妻子兒女,離開古巴時都留下了告別信。他們中除了3人九死一生回到古巴,其余全都犧牲在了玻利維亞。

  與切一起犧牲在拉伊格拉的戰友中,還有一位綽號“中國人”的秘魯華裔革命者陳胡安(Juan Pablo Chang Navarro),他曾經是秘魯左翼游擊隊的領導人,也是被殖民者“賣豬仔”到美洲的數十萬中國華南農民的后代之一。正如切的父親曾經引以為傲地說過,切的身上流淌有愛爾蘭反叛者的血液;陳胡安的身上可能流淌著曾經掀翻半個中國的太平天國將士的血脈。

  在貧瘠的非洲大地,格瓦拉言傳身教,將游擊戰的精髓要領傳授給剛果游擊戰士;

  在南美的玻利維亞,格瓦拉重新披掛上陣,誓言解放整個拉丁美洲;

  偉大的人物都是相同的,一國革命的成功,只是萬里長征走完了第一步,革命沒有止境,因為太多滿懷理想的戰士,正在蛻變為新的獨cai者,真正有共產主義理想的人,不會無視蕓蕓眾生的苦難。

  切格瓦拉和毛主席一樣,選擇了繼續革命,他要用自己的實際行動,來創造心目中理想的世界,共產主義也許在遙遠的彼岸星球,如果放棄戰斗,永遠是海市蜃樓,他堅信,我不下地獄,誰下地獄!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 一個永垂不朽的人! ★

  1967年10月9日,切-格瓦拉在依格拉村被"突擊隊"殺害,時年39歲。

  格瓦拉不幸被叛徒出賣,將自己的熱血灑在了這片充滿革命希望的土地上,永遠地離我們而去了!即使倒下,也是以一個戰士的姿態,他對著行刑的劊子手說:“我知道你要在這里殺死我。開槍吧,膽小鬼,你要殺死的,是一個男子漢!”

  在離開古巴前夕,切給自己五個尚未成年的孩子留下了這樣一份告別信:你們的父親是一個面對現實而忠于理想的人。……你們要記住,革命是最重要的,而我們每個人都是無足輕重的。……你們應該永遠對世界上任何地方發生的、針對任何人的、任何非正義的事情都有最強烈的反感。

  切·格瓦拉是一面旗幟,是永遠燃燒在解放人類的理想主義者心中的一團火焰。在他死后的幾十年里,這個名字并沒有被歲月抹去,而是成為一個反抗強權標志,風靡了全世界,即使在最發達的資本主義國家。從他的故鄉阿根廷,到北京、到東京、到西柏林,無數左翼進步人士特別是青年學生,高舉著他的遺像沖破阻攔……

  切·格瓦拉讓我們崇拜、著迷,是因為他的身上堅定不屈的抗爭精神,為了共產主義舍生取義的犧牲精神,為了人類大同一往無前的執著,還有以一人之力向黑暗的深淵挑戰的英雄氣概!

  沒有人愿意生活在壓迫之下,哪里有壓迫,哪里就有反抗,歷史的潮流不可阻擋,惡魔在不斷膨脹,因為他快要消亡!道路是曲折的,前途是光明的。

  黃紀蘇曾說過一句話:“以人道為終極目的的社會主義探索,是人類在價值上告別動物世界的一次最悲壯的出走,是一段百折千徊歷程,是一首悲喜交集的史詩。”

  青山猶在,忠骨未銷。盡管切·格瓦拉壯烈犧牲了,但是他被子彈擊中后所流出的熾熱的鮮血,化作了不朽的偉大,順著巍峨的安第斯山脈與浩蕩的亞馬孫河,肆意地流向全世界,染紅了整個地球。

  2000年,當話劇《切格瓦拉》在北京人藝小劇場首演時,大多數人都未曾料到,這部史詩般的話劇會給整個中國的戲劇界帶來如此大的轟動效應。《切格瓦拉》劇不僅以激昂雄渾的舞臺呈現打動了觀眾,更以文本當中對世態一針見血的針砭和對人心深邃悲憫的思辯,征服了千萬觀眾的心靈:

  啟航!啟航!

  前往陳勝吳廣大澤鄉

  前往斯巴達克角斗場

  前往姓張姓李收租院

  前往黑奴遭綁遭押的地方

  ……

  前往黎民百姓任人宰割的地方

  前往布衣寒士度日如年的地方

  前往道義良知煙消火息的地方

  前往黑暗邪惡卷土重來的地方

  前往需要火需要亮需要我聲音的地方

  前往需要刀需要劍需要我臂膀的地方

相關文章
福利彩票3d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