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人民健康 > 食品安全

你還敢相信營養科學的權威嗎?

2019-07-29 15:14:59  來源: 人民食物主權論壇  作者:Julia Belluz
點擊:    評論: (查看)

timg (5).jpg

  導語

  長期以來營養科學一直是影響消費者選擇的重要因素之一,但令人大失所望的是營養科學并非“單純”的科學研究,其研究主題和結果被食品行業的熱點和贊助企業的偏好牢牢掌控,從而淪為食品公司的營銷策略,形成了食品公司對消費者選擇權的隱形控制。對此,營養科學研究的透明性和公開性亟待提高。

  大約一年前(編者注:2015年),馬里昂·奈斯德(Marion Nestle)終于受夠了營養學研究的糟糕現狀,她覺得自己不能再繼續保持沉默了。

  無論在哪兒,她總能看到刺眼的利益沖突。“我只需要看看標題,就能一眼看出來哪些營養學研究是由業界資助的。”這位紐約大學教授如是說,“實在是太明顯了。”

  

5.webp.jpg

  “喝葡萄汁會對大腦產生促進作用,甚至能幫助你完成日常任務,比如開車!”該研究于2016年發表在《美國臨床營養期刊》上,發表者為韋爾奇食品公司 | 圖片來源:Sarah Turbin/Vox

  奈斯德總能看到許多名字扎眼的研究論文,比如“康科德葡萄汁、認知功能和駕駛表現”(康科德是一個葡萄品種),還有“食用核桃之于糖尿病易感者的影響” 。這些研究都是由食品業界贊助的——前者由一家葡萄汁生產商贊助,后者則是核桃種植者。

  這類文章往往都會就自己研究的食物得出積極正面的結論。

  長期從事營養學研究的奈斯德十分清楚,很少會有明確的證據證明某種特定食物對人類的健康能產生如此神奇的影響。誠然,健康的飲食習慣確實可以給人帶來積極的影響,但是獨立研究者很少發現,某種單一食材——比如核桃——能像之前那篇研究里說的那樣,幫人擺脫糖尿病的困擾。

  奈斯德的發現并非個例,而是一條普遍的規律。由食品業界贊助的營養學研究,遠比其他研究更有可能得出支持該產業的結論。與其說是科研成果,不如說它們更像推廣營銷。

  企業贊助食品研究這問題大了

  于是,奈斯德決定把這個問題細致地記錄下來:她在自己的博客“食品政治”(Food Politics)上追蹤了所有她見到的由食品業界資助的食品和營養學研究。她還特別統計了得出陽性結論(有利于資助者)的研究數量。

  她到目前為止(編者注:2016年4月)的發現已經足以令人瞠目結舌。在她分析的168項由食品業界資助的研究中,156項研究都得出了有利于資助者的結論,這超過了總數的90%。

  

6.webp.jpg

  “食用核桃能降低糖尿病風險!”該研究于2015年發表在《英國醫學期刊:糖尿病研究》上,得到了加州核桃協會的贊助 | 圖片來源:Sarah Turbin/Vox

  比如前面提到的那項“康科特葡萄汁研究”(由韋爾奇食品公司資助)發現,定期飲用該產品可以產生“補腦奇效”(當然,該研究完全沒有提到含糖飲料和肥胖的關系)。而另外那篇由加州核桃委員會資助的研究則發現,吃核桃有助于降低糖尿病風險。類似這樣的例子還有很多,不勝枚舉。

  奈斯德提醒讀者,她的記錄當然并非完備。可能也有很多由業界贊助的食品研究并未得出支持贊助者的結論,但是她因為種種原因沒有記錄在案。她的調查也可能出現錯誤,需要通過更細致的同行評議進行修正。

  不過,奈斯德也并非第一個發現這類問題的人。在過去一段時間里,很多營養學研究者都曾對本領域的利益沖突問題大發牢騷。其他很多領域(例如醫藥)已經開始采取保護措施,防止業界對科研產生不當影響。相較之下,營養學遠遠落在了后面。

  奈斯德的發現也得到了其他研究的支持。例如,一項針對含糖飲料研究進行的綜述分析指出,獨立經費的研究往往發現喝汽水與不良健康后果相關,但是飲料生產商贊助的研究卻不太可能得出這樣的相關性。還有研究者調查了206份關于乳品、軟飲料和果汁對健康影響的研究論文。其中,那些由飲料公司資助的研究更有可能得出這些飲品對健康有益的結論,它們得出正面結論的幾率是其他研究的4-8倍。

  “我認為這不利于營養學研究,也有損公眾對營養科學的信任。這是誤導。”奈斯德說,“這是市場營銷,不是科學。”

  荒謬的現象為什么會存在?

  我拿著奈斯德的記錄,詢問了好幾位在食品和營養學領域工作的研究者。他們都承認,奈斯德談到了點子上,這是一個在圈內一直難以解決的問題。

  那么,為什么在營養學研究領域,利益沖突問題會一直存在?

  資金需求可能是最根本的原因之一。現在,政府為營養科學提供的研究經費相對不足,余下的大量資金空白讓食品公司和產業團體得以介入,填補空缺 。

  “如果你看看美國國立衛生院(National Institutes for Health)提供的經費數額就會發現,除去通貨膨脹的影響,在過去10年里為研究提供的資金其實減少了。”哈佛醫學院醫生、研究者杰森·布洛克(Jason Block)說。“在這個領域,有很多人沒法給自己做的那類研究爭取到政府資助,所以他們轉向了別處尋求資金。“

  另外,傳統的力量也不容忽視。“營養科學一向與生產商關系緊密。”荷蘭營養學研究者馬提金·卡坦(Martijn Katan)告訴我,“研究成果跟生產商有直接的利害關系。”

  而且食品公司有足夠的動機推動營養學研究。根據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FDA)的規定,任何廠商想印在包裝袋上的健康聲明,都必須得到科學研究的支持。因此,食品行業特別熱衷于資助科學研究——而且是那些能幫他們獲得收益的研究。

  更加微妙的問題

  很多人可能會認為,科學研究中的利益沖突就是一種腐敗現象。食品公司為了得到滿意的結論而付錢給研究者,然后研究者根據他們的期望修改自己的結果。

  但真實情況往往更加微妙。一般來說,跟業界合作的研究者都是不錯的研究者,他們打心眼兒里相信自己的觀點,甚至可能還有充分的理由來和企業合作。但問題在于,業界資助可以抬高某些少數派觀點,讓它們看上去就像主流觀點一樣。

  

7.webp.jpg

  “早上攝入更多蛋白質——比如豬肉——的人,可以更好地管理體重!”該研究于2015年發表在《肥胖》期刊上,得到了國家豬肉委員會的資助 | 圖片來源:Sarah Turbin/Vox

  比方說,《紐約時報》去年通過一系列報道,揭露了一個有可口可樂公司背景的集團正在暗地里資助部分研究者。這些研究者認為,過多熱量攝入與肥胖的關系不大,鍛煉才會產生決定性的作用。

  我們沒有理由認為,這些接受了資助的研究者都是不誠實、昧著良心說話的。但是在整個研究圈里,他們只代表了少數人的意見(大多數健康和肥胖領域的科學家認為,熱量攝入比鍛煉影響更大)。

  卡坦說,這種現象在食品科學領域實在太普遍了。某些觀點更受青睞,因為它們更有可能拿到業界的資金支持。某些問題也更吸引研究者探索,因為業界對它們更感興趣。

  比如,已經有確切的證據表明,女性飲酒(即使只是少量攝入)會增加乳腺癌風險。但是,卡坦說,酒類行業沒什么興趣贊助科學家研究這個問題。業界更愿意贊助科學家研究酒精攝入如何“降低心臟疾病風險”(支持這一結論的研究相當多,但這不是事實的全貌,另外也有研究對這種酒精的“益處”提出了質疑)。

  還有些業界資金流向了不必要的地方,被用來重復證明我們已經知道的事情——比如水果和堅果對健康有益。這也意味著,真正的營養學謎題被人們擱置一旁。

  

8.webp.jpg

  “吃梨的人比不吃梨的人更瘦,飲食習慣也更好。”該研究于2015年發表在《營養與食品期刊》上,它得到了美國西北梨業局的支持 | 圖片來源:Sarah Turbin/Vox

  我找到了一位跟業界關系緊密的研究者,美國新奧爾良市的心臟病學家卡爾·李維(Carl Lavie),請他談談這個問題。他承認:“業界更希望贊助那些對他們的產品沒有偏見的研究者。”換句話說,對食品制造商最有利的觀點可以吸引更多研究經費,也更有可能傳到我們的耳朵里。

  “長期來看,”卡坦說,“這么做最大的危害是損害了科學的信譽。短期來看,這意味著有些人會吃下太多的黃油和奶酪,讓人們遠離汽水飲料也會更花時間。”

  必須正視利益沖突

  醫藥領域也存在類似的利益沖突問題。但是卡坦說,以前發生的幾次重大丑聞已經敲響了醫藥學研究者的警鐘——存在利益沖突的研究曾經帶來了嚴重的危害,甚至導致了患者的死亡。

  雖然還遠不完美,但是醫藥研究領域已經采取了很多舉措,盡可能減少偏倚、提高透明度。他們設置了若干臨床測試注冊機構(比如ClinicalTrials.gov)。當然還有“陽光法案”(Sunshine legislation,即“信息自由法”),要求制藥公司和醫療設備公司公開他們贊助的所有醫生的信息,還有他們資助的研究內容。

  哈佛醫學院的杰森·布洛克(Jason Block)說,營養學研究者也應該采取這類辦法。“業界應該完整公開他們的資助名單。在開始觀察性研究時,研究者應該向公眾披露主要的結果指標和假設,就像ClinicalTrials.gov做的那樣。”

  奈斯德還提議,業界甚至可以把研究經費集中在一起,然后指定一個獨立的委員會審查研究計劃。她的提議與另外兩位公共健康研究者不謀而合。他們最近在《英國醫學期刊》上發表了一篇辯論文章,文中提到,“過往的規律證明,生產者消費稅、執照費,以及法定強制性供款(脫離行業控制,獨立籌措資金并進行管理),最有可能在最大程度上增加透明度,減少利益沖突。”

  

9.webp.jpg

  “和即食谷物片相比,燕麥粥更能抑制食欲、增加飽腹感,減少人們攝入的熱量。”該研究于2015年發表在《美國營養學院期刊》上,得到了桂格重點研究中心和百事公司營養研發部的資助 | 圖片來源:Sarah Turbin/Vox

  到目前為止(編者注:2016年),營養學界還未曾像醫藥研究那樣面對大規模的公眾監督。但有跡象顯示,情況正在慢慢變化——特別是在一些大型調查發表之后,比如《紐約時報》針對可口可樂和肥胖問題進行的系列報導(編者注:2015年8月)。在《紐約時報》披露內幕之后,這個飲料公司出乎意料地在自己的網站上公布了他們在過去5年資助的大部分研究者和衛生機構(不過名單底部指出,這里隱去了部分未允許公司公布他們數據的受助者)。

  在我采訪的所有研究者里,沒有一位提出我們應該禁止業界資助食品和營養學研究。不過,他們希望看到更多人正視這個問題,希望對業界贊助的研究進行更加細致的審查,希望通過共同努力來控制利益沖突。

  “問題并不在于科學研究的質量。”奈斯德解釋說,“這些研究都遵循了嚴格的科學原則。但是哪里出了錯?可能在于他們提出的研究問題本身,也可能在于他們對結果的解讀,給中性的結果也賦予了積極的解釋。”而這對科學研究和公眾健康都有害無益。

  —END—

  文章來源:譯文鏈接:https://www.guokr.com/article/441408/

  果殼網;如有需要聯系[email protected]

  (英文鏈接:https://www.vox.com/2016/3/3/11148422/food-science-nutrition-research-bias-conflict-interest)

  原標題:利益沖突:食品公司如何扭曲了營養科學?

  (Food companies distort nutrition science. Here's how to stop them.)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福利彩票3d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