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文章中心 > 工農家園 > 工友之家

菲律賓17名派遣工遭遇暴力逮捕,只因他們為轉正而抗爭

2019-09-26 18:08:11  來源: 工號52  作者:工號52
點擊:    評論: (查看)

  翻譯校對:工號52

  原文鏈接:https://www.bulatlat.com/2019/09/11/nutriasia-17-and-the-search-for-justice/

  編者按:

  菲律賓這個以白色沙灘和湛藍海洋而為人所知的群島國,同時也是當代工人運動和共產主義運動最猛烈的國家之一。在旅游天堂的繁榮之下,菲律賓隱藏著嚴重的貧困,充滿暴力的統治,仍然停留在封建地主佃農關系階段的農業經濟,和遍布貧民窟的城市。正是這種四處可見的貧困,造就了猛烈的工人和農民運動。

3.webp.jpg

  菲律賓的“天堂”海灘

4.webp.jpg

  城市邊的貧民窟

  菲律賓是一個新興工業化國家,其30%的人口仍然從事農業,僅14%從事工業,49%從事服務業,包括服務西方國家的電話客服和聞名于世的旅游業。

  菲律賓政府早在70年代就設立了鼓勵菲律賓人出國打工的政策,海外匯款也成為菲律賓的重要經濟組成部分,這也導致菲律賓工人的網絡傳遍世界。無論在農業工人,服務業工人,工業工人還是海外工人之中,菲律賓都有強大的工會組織和激烈的工人斗爭。菲律賓工人面臨的鎮壓也很殘酷,除了被捕還可能遭遇頻繁的暗殺,但菲律賓的工人運動仍然猛烈向前發展。

  在今天的文章里,我們分享菲律賓工人運動中近期的一場斗爭:今年六月開始的NutriAsia調味品廠派遣工罷工。罷工的主體是派遣工,他們為爭取轉正而組建工會和開展改善用工條件的斗爭。派遣工的困境全世界的工人都極其相似,資本為了保持利潤的增長,在全世界采用靈活用工形式,通過派遣工和外包工等方法,繞過本地勞動法,實現對工人的進一步剝削。

5.webp.jpg

  菲律賓五一工聯2017年反對不公平勞工政策的游行

  壹  罷工的背景

  菲律賓內湖省卡布堯市——9月6日,距離卡布堯市NutriAsia公司400名工人開始為了轉正而罷工已經兩個月了,其中17名工人被關押也兩個月了。他們被指控縱火、搶劫、侵犯財產、嚴重脅迫和毆打等罪。

  NutriAsia是菲律賓的最大調味品生產商,菲律賓知名的大公司。它在全國有多個分廠,都在大量使用派遣工從而壓低勞動成本。許多派遣工為NutriAsia工作已經很多年,但仍得不到正式工的待遇。今年6月,NutriAsia內湖省工廠的工人開始罷工要求轉正。

  一年之前,NutriAsia的另一家位于布拉干省的工廠曾發起過驚動全國的罷工,起因是公司解雇五名組建工會的領袖。NutriAsia的布拉干廠有1400名工人,其中只有100名為正式工,其余是受雇于六家派遣工公司的長期派遣工,許多派遣工也在公司工作了十年有余。

  布拉干廠的派遣工平時每日工作12小時,但工資僅有380菲律賓比索,加班費還經常少發,甚至沒有病假制度。這個工廠工作環境極其惡劣,工作空間太擁擠導致工人經常燙傷。雖然勞動部門在罷工幾個月之前已經要求NutriAsia讓公司其中900多名派遣工轉正,但公司沒有理會。而當數名派遣工為了維護自己權利試圖成立工會的時候,他們的雇主,派遣公司B-Mirk聲稱他們組建工會是違法的,并把五名工會領袖解雇。

  為了聲援被解雇的工會領袖,工人組織了上班時拍掌的行動,連續拍掌15分鐘表示對公司解雇人的做法不滿。公司聲稱拍掌嚴重影響了生產,導致了公司巨大損失,并再解雇了50名涉嫌參與拍掌行動的工人。工廠此舉引發了布拉干廠去年的罷工。

6.webp.jpg

7.webp.jpg

  2018年NutriAsia布拉干廠罷工

  工人的罷工糾察線從一開始就被大量武警日夜看守,多次被暴力驅散,又多次重組。盡管困難重重,但工人的罷工仍然持續了足足三個月。

  這場罷工并沒有取得明確的成果,但他們的持續抗爭引起了很多人的關注,引起社會上對派遣工問題密切的關注和討論,倒逼工廠主和相關部門去回應已經在全國泛濫成災的派遣工問題。今年的NutriAsia內湖省廠罷工也是建立在布拉干罷工所奠定的基礎之上。

  至今,NutriAsia內湖省廠的工人仍然在斗爭。本周,他們轉移到市政府門口的糾察線剛剛被驅散。

8.webp.jpg

  布拉干省NutriAsia罷工中,武警暴力驅散罷工工人,工人一起坐在路中維護糾察線

  菲律賓內湖省卡布堯市——9月6日,距離布堯市NutriAsia公司400名工人開始為了轉正而罷工兩個月之際,其中17名工人被關押已經兩個月。他們被指控縱火,搶劫,侵犯財產,嚴重脅迫和毆打等罪。

  詹姆斯·愛德華的妻子埃里卡(化名),一名NutriAsia的工人,也是其中一名被捕者。

  當7月6日暴力驅散開始的時候,埃里卡已經在工廠的另一邊。“但是她認為,如果警察來找我,我會堅持不下去,所以她決定回來找我。然后她就被他們抓住了。”詹姆斯·愛德華在接受采訪時這么告訴記者。

  詹姆斯•愛德華隨后放映了NutriAsia暴力驅散的一段視頻。視頻中五名警察架住了其中一名女工,將她推倒在地上,然后將她拖到等候的警車上。詹姆斯•愛德華說“這就是她”。

  詹姆斯•愛德華駁斥了所有針對他們的指控。他說:“他們說我們犯了縱火罪,因為我們用木頭煮飯,這太荒謬了。還有搶劫! 案件說,我們偷了一個價值100,000菲律賓比索的托盤。讓我問你一個問題:當警察在追你的時候,你會去偷托盤嗎?你能用托盤做什么?”

  工人7月6日對這家調味品巨頭卡布堯市工廠的抗議封鎖只持續了四個小時,之后遭到了警察,武裝警衛甚至正式工的暴力驅散。

9.webp.jpg

  7月6日的NutriAsia內湖省工廠罷工

  貳  他們像動物一樣對待我們

  詹姆斯·愛德華回憶說 “我們不敢相信。在他們推倒大門之前,我們看到他們在門上放了一根帶電的電線。當你看到這一幕的時候你會怎么想?你就會覺得他們根本不想讓我們活下去”。

  大門被摧毀后,高良(Galang)說守衛和警察襲擊了他們。

  他說 “他們像對待動物一樣對待我們。甚至比對待動物還差。他們對待動物比對我們還要人道些”。

10.webp.jpg

  暴利驅散中受傷的NutriAsia布拉干廠工人

  叁  漫長的司法程序

  被捕工人被帶到卡布堯市監獄并被拘留。NutriAsia的工人迅速在拘留所所在的市政府外組織起抗議,除了要求轉正,也要求立即釋放被捕的17名NutriAsia工人。

  丹妮卡(Danica)的丈夫丹尼爾(Daniel)是被捕的17名工人之一。

  “警察在工廠里就逮捕了丹尼爾,揍了他一頓,把他和另幾個人塞進了一輛集裝箱貨車。我覺得,他一定會被營救出來。”亞速爾(Azores)告訴記者。

  丹妮卡說,她的丈夫及其在市拘留所的同伴,反復被警察強迫承認是新人民軍的成員。

  “你擱哪旯的看見有新人民軍在工廠里干活的?”丹妮卡說。

  丹尼卡說,工人們懇求卡布堯市市長梅爾·格科利亞(Mel Gecolea)進行對話,并為他們的案子提供協助,但每次會談的要求都被以格科利亞市長沒空為借口拒絕了。

  7月22日,副市長雷夫·奧皮尼亞(Leif Opiña)與卡薩皮納·奧拉利亞(Kasapina-Olalia)協商,讓卡布堯本地政府協助看管17名NutriAsia被捕工人。第二天,在監獄管理和刑罰局的照顧下,17名NutriAsia工人被轉移到內湖省卡蘭巴市的監獄。

  “那天,我們其中一個人本來要給他們送早餐的,”詹姆斯·愛德華說道。

  “我們許多人仍在馬尼拉參加總統的國情咨文,所以抗議現場的人并不多。送飯的人正要出發,就看到了轉運車,他立刻撂下吃的,騎上自行車跟了上去。”

  9月6日的聽證會不僅對17名NutriAsia工人,而且對他們的家庭來說都是沉重的打擊。將案件移至9月27日意味著需要在再額外等待幾個禮拜才能得到判決,而判決結果未必如他們所愿。

  “很難,”丹尼卡說。“我希望司法系統能夠考慮到像我們這樣的窮人。9月27日幾乎是一個月以后,撐這么長的時間不算容易。”

  丹妮卡和她丈夫在輕工業與科學園附近租有一間屋子。“兩個月了,錢已經沒剩多少了。我們現在就靠著借錢,湊合著過日子。有時候連去探望他們都很困難,因為路費對我們來說太貴了。但是我們會盡力。”

11.webp.jpg

  肆  依然充滿希望

  “我們(NutriAsia被捕工友的家人)彼此間更了解對方了,這很有幫助,”亞速爾(Azores)說。“起初,我們基本都互不相識,但我們意識到自己面對著同樣的困難,經歷著共同的斗爭。有能理解你正經歷著什么的人在身邊也是一種安慰。”

  距卡布堯監獄17名工人被捕已經過去了兩個多月。目前,他們縱火和搶劫兩項罪名的審理將于9月27日在地方法院進行,而嚴重脅迫罪、故意傷害罪和侵犯財產罪的指控安排在十一月卡布堯市法院開庭。

  在這段時期,家屬們盡到最大的努力為工人們打氣,并盡可能地為開庭多做準備。“我們正盡力而為,”丹尼卡說。“有時候,他們擔心我們比我們擔心他們還多,因為他們知道這有多么艱難。但我們會堅持下去。”

  “我們第一次去探監時大家很情緒化。大家都哭了,都忍不住。但如果在他們面前哭起來只會讓他們更加難受,所以大家都盡力擺出一副堅強的樣子。我們告訴他們我們會盡最大的努力,也希望他們能盡早出來。”

  詹姆斯·愛德華同樣充滿希望。“我相信無論如何,這些罪名最終會被丟進垃圾桶。我始終堅信邪不壓正”。

  詹姆斯七歲的女兒打斷了他的父親。她拿著從馬路對面買的一包薯片和飲料,想讓爸爸也喝一點。詹姆斯試著向女兒解釋自己正在接受采訪,但最后,他還是沒法拒絕女兒。

  他笑著說,“她很像她的母親。”頓了一下接著,“我想念艾麗卡。”

12.webp.jpg

相關文章
福利彩票3d开奖